第一章七月

又一个五一小长假,大家觉得家是最闲适也最热闹的地方。

婆婆在客厅内有板有眼的教孩子们英语,“玩,吐,佛——”

孩子们有模有样的学着,不过,他们的发音比婆婆更准确。其实,婆婆的英语本是从孩子们那里学来的。

“心茹,你的小说叫什么来着?”婆婆突然问我。

“《遥望天海相连处》。”我说。

玲玲取笑我:“闭门造车,还造出了宇宙飞船。”

我瞪她一眼,她自顾哈哈大笑。

婆婆一脸思索状,“从远处看,天和海连在一处,可其实,天还是那片天,海还是那片海。”

“妈,您说的对,天和海是不会相连的。”我说话的口吻带着一种类似于对孩子的哄逗。

婆婆认真地说:“得起个更好的名字。”

婆婆站起身来,双手上下摆动,很有节奏地说:“遥望那片天,遥望那片海,踏踏实实过我们的好日子。”

她试图用肢体语言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我瞬间想到了二人转。

其实,起初想到这个题目,是因为我身处美丽的海滨城市——威海。我觉得遥望天海相连处,会让人感觉一种对生活的希冀,对于未来美好的憧憬。那里不是我们能够到达的地方,而是我们想要到达的方向。

我说:“妈,这样的题目是不是太长了?”

“是长了点,我再帮你琢磨琢磨。”婆婆说:“我虽然念书少,可这段时间,我们成立了婆媳关系交流会,人际关系研讨会,现在又成立了语言艺术学会。我们虽然年纪大了,也一样是有追求的。”

其实,婆婆所谓的什么学会,加上养母,也只不过五六人。一开始,这些老太太在养母的小院里谈论婆媳问题,后来,她们发现婆媳关系过了磨合期,之前的水火不容就变成了母女情深,于是,她们就把婆媳关系交流会改名为人际关系研讨会。后来,她们发现,对于她们而言,除了一些相熟的老太太,也没什么人际关系,于是又改名为语言艺术学会。这些名号归功于我的养母,她过去是一名初中语文老师,文字方面的问题,自然是难不倒她的。

“心茹,我倒不是因为老花眼,一直没读你的小说,我是觉得,不管你小说里写什么,万变不离其宗,一定是关于日子。”

婆婆说这一番话时,不再是从前那副走路一阵风,八风吹不动的神态。她显得真诚,显得质朴。

“心茹,你小说里把我写成啥样了?”婆婆的问题来的太突然,我慌不择言地说:“妈,自然是写您的好,写您的苦和累,写您熬过大半辈子的不容易。”

“这个一定要写,要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写。我们这一辈的女人最不容易,我生凯杰时,国家搞计划生育,我大着肚子东躲西藏,天天有大队干部来家里逼我打胎。现在又搞起了二胎政策,这些老疙瘩,但凡有一口气在,就要硬撑着给儿女打帮手,熬到动弹不得了,也就被送进养老院了。”

“妈,我们不会送您去养老院的。”我说。

我看着婆婆沧老的面容,内心无限感慨。她们确实是不容易的一代人,浸泡在生活艰辛困苦的滋味里,紧绷的筋骨一辈子都难以舒展。

婆婆说:“不送我也是要去的,你们这小日子看起来挺恣儿的,其实也不容易。要旅行,穿名牌,吃喝穿戴都要跟得上别人,也一样是被日子拖着走。”

玲玲起哄道:“对呀,我们干嘛不出去旅游呀?好不容易休假,干嘛在家里窝着?”

婆婆问:“你要往哪走?”

“海驴岛,刘公岛,鸡鸣岛,哪都可以。”玲玲说。

“又不是没去过。”凯杰说。

“人多的时候才热闹。”

婆婆嗔怪:“你这性子,从小到大就没改过,小时候,村里来个马戏团,谁家拌个嘴,你就和一阵风一样跑去看热闹,显鼻子显眼的,还要蹿到最前头。”

玲玲神气十足地说:“我什么都快,腿儿快,嘴儿快,脑子快,我就盼着老了死的快。”

“你这是盼着我早死呢。”

“我的亲妈呀,我不是盼您死,我是说死得快,少遭罪。”

“是啊,能像你爸那样,还有福了呢。”

..........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我们家的春夏与秋冬 正序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