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神枪(1)》第三回:月夜之殇(2018新修版)

上回提及:十余名带有“死”字护额之人,拦住了姜成一行的去路,家丁阿彪更是被其首领一刀毙命。

姜成见阿彪惨死在自己的面前,知道来者不善,顺手接过阿虎递来的戒刀,大声质问道:“竟敢害吾家丁,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首领眯着眼睛,衣袖轻轻擦拭掉刀身上沾染的滚烫鲜血,阴笑道:“不懂规矩者,该杀!至于我们是谁,根本不重要。”

姜成听出他话里有话,追问道:“那什么才是重要?”

“你,你,你,还有他。”首领一一指了指姜成和三位家丁,随后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你可知晓吾乃何人麽?”姜成已经看出了他们的来意。

“姜成,杭州城的知府大人,在下没认错吧?”首领故意反问道。

“既知吾名,还来送死?”姜成挑衅道。

“哈哈哈,在下早就听闻姜大人武功高强,身手不凡。今夜,不过是想试试我手中的这柄金刚宝刀,能否取下您的首级罢了。”首领懒散地活动着筋骨,道。

家丁阿龙怒问道:“扬言要杀朝廷命官,你可知是死罪?”

首领的眼神忽然认真起来,手中的金刚宝刀又是一挥,一道强力刀气直扑阿龙而去。这招早被姜成看在眼里,他抄起戒刀,配合内力迎上。两招相交,互相抵消,救了阿龙一命。

首领笑着鼓掌称赞,道:“果然好身手,当真好功夫!”

“阁下武艺非凡,虽然面相看着凶煞,却并非没有回头之路,若是肯说出是何人指使,本官便既往不咎,还可推荐你和一众兄弟,谋得个一官半职,不知意下如何?”姜成还欲拉拢眼前之人。

首领竟然拱手作礼,笑道:“多谢姜大人的好意,不过常言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既然已经答应其他人,便不能再接受第二家的美意,您说是麽?”

“此言得之。”姜成讪笑着赞同。

那首领微微退后,低声吩咐道:“姜成交给我,那剩余的三个家丁,格杀勿论,不要留下活口。”他身后的十人皆齐声答应。

姜成知道事情不妙,叮嘱道:“待会儿由本官来拖住他们,你们找机会逃走。”

“大人,我们可不能…”

阿龙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姜成打断:“十万火急,不可犹豫,快走!”

三位家丁你瞧我,我看你,若不是姜成提刀相迫,他们哪里有遁走之意?三人无奈,只得翻身上马,皆说道:“大人,您多保重!”

“快走!”姜成点头道。

三人策马而出,那首领听得马蹄声,飞身上树,左手不知何时多出几枚暗器——“毒蒺藜”。下面的十人一齐冲向姜成,吸引他的注意力。首领趁机运力发出,那三位家丁背部中暗器,痛苦倒地,毒性散发全身,很快便死去。

“你!”姜成火冒三丈,右手猛挥戒刀,劈落而下,斩断了眼前之人的右臂,随即飞起一脚踢开,喝道:“既然在暗器上喂此等丧尽天良之毒,让你等继续留在世间,只会祸害更多无辜之人。”

“姜大人的意思是,要以一敌十?”首领拉过断臂之人,吩咐手下给他敷药止血。

“纵然有身死之危,又有何惧哉!”姜成大义凛然道。

“好,说的好。单凭你这句话,我就要与你单打独斗。”首领正色道。

“万大哥,不可如此啊。”他身后名曰“宋嗣”之人劝阻道。

首领回头直接给了他一巴掌,背过身去,喝道:“我的决定,岂容你置喙?”边说话间,他用身体挡住手上的传递动作,同时用眼示意。宋嗣立刻会意,故意唯唯诺诺道:“您是大哥,想如何便如何。”他在不经意间,接过了毒镖暗器。

“退下!”首领呵斥道。

姜成趁隙查看三位家丁情况,果然都已断气,回天乏术。

“姜大人,时辰不早了,该送你上路了。”首领的表情变得狰狞。他将金刚宝刀在周身用力挥舞,霎时风卷尘生,刀气袭人。

姜成毫无惧色,淡淡道:“雕虫小技!”他原本担心对方会一拥而上,自己难以抵挡,谁料那首领竟然主动提出要与自己单打独斗,这让取胜生还的把握顿时多了几分。

姜成上前,戒刀从右下斜劈而上,首领顺势一挡,登时火花四溅。首领心道:好大的力道,竟然能与我正面抗衡。听说此人所擅使之兵器应是长枪,何来刀法也如此纯熟?

他哪里知道,姜成不仅枪法造诣超群绝伦,使刀功夫也不差,正所谓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

二人你来我往,交锋十回合,姜成已基本摸清那首领的刀法套路,笑道:“这招你来挡挡看。”说完,他腾空而起,双脚分岔,戒刀如飞鸟疾驰般迎上,这招“叉字回燕”,原本是瘦弱身轻之人擅使的绝技,谁料此刻姜成使出,竟也有如此疾速。

首领横刀撤步,收起攻势,专心防御,一招“铁锁横江”,拦下姜成的刀锋。

“果然有些本事。”姜成赞道。

“休要得意!”首领猛地一挥,劲猛刀气发出,姜成小碎步移开,让过锋芒,提刀就往首领右肩划去。首领俯下身子,左手撑地,运功拔起,身子一个侧旋,借助旋转之力,挥刀而出,姜成目不转睛,抓准刀锋袭来的时机,一脚踢偏,若不是首领右手紧握,只怕金刚宝刀就要脱手。这几招过下来,首领已感到有些吃力。

姜成心道:只要不用车轮战术,今夜当可全身而退。

那首领原本是用刀好手,自命不凡,刚才与姜成交锋后方觉天外有天,但他岂是会轻易认输之人?

“呀啊!”他大吼一声,金刚宝刀左右挥舞,十数道强烈刀气朝姜成袭来。姜成立刻改为双手握住刀柄,刀头朝下,运起全身内力劲道,使出一招“饿虎出笼”,巨大的刀气圈,与十数道刀气相碰撞,反震之力不小,姜成后退三步,首领则后退五步,刚才那招,谁胜谁负已一目了然。

原本轻松的姜成,余光瞟见了钝掉的戒刀刀身,眉头不由得皱起。首领拍拍身上的尘土,左手后背,做了个手势。这个小动作,宋嗣看在眼里。

“好你个姜成,没想到竟然如此厉害,在下算是领教了。”首领不甘心道。

“阁下刀法刚猛,却仍有需要改进之处,并非完美,才让本官这个不善使刀之人,占了些便宜。”姜成这番话说的是谦虚,实则却大大地刺激了那首领。

“今夜我一定会杀了你。”首领的表情已经揭露了他的内心。

“心性不改,终难成大事!”姜成劝道。

“少啰嗦!”首领踏步登起,双脚猛踢前方树干,借助回弹之力用金刚宝刀使出一招“力斩神佛”,冲姜成的正上方砍去。姜成收刀来挡,忽然想起刀锋已钝,倘若贸然接下这招兼俯冲之力,只怕会有危险,下意识后撤步逃离。

金刚宝刀虽然砍了个空,但刀气的庞大震力,波及范围较广,姜成耳朵被声响蒙蔽,外衣也被撕裂。正当他准备回击之时,小腿处传来一阵刺痛酸麻之感。为官之前的多年江湖经验告诉他,刚才有人趁乱偷袭。

姜成低头看去,发现自己的左小腿被毒镖刺中,他深知那首领定不会放过这个空隙。果然,他再抬头时,金刚刀已经劈面砍来,姜成忍着剧痛,挥刀迎敌,这充满内力的一击,再次挡开了那首领的进攻。与此同时,“铛”的一声,姜成手中的戒刀也被震断。

姜成刚才运起大量内力进行防御,虽然挡下了首领的进攻,却让毒性有机可乘,迅速进入五脏六腑。这如蚂蚁啃噬般的钻心剧痛,令他口吐黑血,头晕目眩。

“哈哈哈,姜大人,你今夜难逃一死了。”首领狂笑道。

“无耻小人!”说这话时,姜成迷离的眼神望向的身旁不远处,原来刚才是宋嗣发出毒镖,暗算自己。

“你以为这是擂台比武吗?不是!我来此地可是为了取你性命啊,哈哈哈!你就算再厉害,此刻剧痛攻心,不用我动手,你也会顷刻殒命。”首领见大事已成,喜形于色。

“呵…是本官大意了!本官一生坦荡,没想竟死在…你们这等卑鄙小人的手里。”说这话时,姜成已经有气无力。

“江湖险恶,你怕是当官太久,忘了这茬吧?自作孽,不可活,你干过什么蠢事,自然要为此付出代价。不过,我让你临死之前,也知晓我是谁。在下万行云,是京城新成立的门派‘死地门’的门主,用不了多久,我的门派和名号就会震慑整个中原武林,哈哈哈。”那首领狂笑不止。

“果然…如此,本官…该料想…的到你是…受何人指派,死…地门…,夫人…峰儿…可…恨!”姜成已入弥留之际。

炽热的血红色布满了万行云的双眼,他疾扑上前,提刀朝姜成的脖颈猛地一划,登时令其身首异处。就在这最后的生死关头,姜成右手抛出一枚小石子,直扑万行云心脏而去。万行云大惊失色,*传来金属被击打弯曲的声响,自己失魂落魄,吓得瘫倒在地。

手下之人,除了之前的断臂者,都纷纷上前,查看门主情况。万行云金刚宝刀脱手,颤颤巍巍地从内衣里取出一枚已经几乎碎裂的“护心镜”,额头直冒冷汗,道:“垂死之人,竟然还能有如此算计,我真的是小看你了,姜成。若不是有此乌金丝护心镜,只怕刚才已命丧你手。好险,好险!”

过了好一会儿,万行云仍然心有余悸,倒是宋嗣率先叫道:“大哥,若不赶紧处理尸体,掩埋血迹,一旦被人发现,只怕会坏了大事。到时候京城的大人们怪罪下来,我们可担待不起啊!”

万行云微微点头,用力拍着脸颊,试图让自己尽快平复,他同时命令宋嗣用几层厚实的黑色之布包好姜成首级。

其余之人在宋嗣的指挥下,将四名家丁的尸体运到密林内就地深埋。而后,又用早已准备好的泥土覆盖血迹,再反复践踏掩饰。一切都做的天衣无缝,从此再也无人知晓这密林小路今夜发生过什么。

月色朦胧,凄凉如水,有些人就这么逝去,有些人却即将崛起。可这一切,又与苍穹、明月何干?……

欲知后事如何?

且看下回分解。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幻影神枪 正序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