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震惊

与他们一样惊讶的还有敌方的军队。

不过也有人嘲笑她自不量力的,觉得她以为跑得快就可以镇压全场,真是可笑至极。

敌方的将军也冷笑,大溪国真是越来越嚣张了,忍了他们十几年,还真以为自己是勇猛无敌的战神国了,居然派一堆垃圾小兵来敷衍他们,而且这一堆垃圾小兵里面还有一个脑子不清醒的。

下一秒,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沉寂之中。

只有刀剑割裂血肉的声音,那么细小又那么清晰。

余栖桐的动作就像是慢放镜头一样呈现在所有士兵的眼前,等他们反应过来之后,只听一声咚的一声响。

敌方的将军倒落在地,顿时敌方队伍军心大乱,敌方副将眼神狠厉,抽出手中的刀剑大声下令道:“杀!”

又是一声刀剑割裂血肉的声音,敌方副将倒落在地。

此时敌方的军队已经被震住,但是还是冲了上来将余栖桐围住。

大溪国的军队,震惊之余也被余栖桐的神勇给感染了,此时也异常激动的向战场中心跑去。

余栖桐即使被包围了也是柔韧有余,对付一个个向她攻击而来的敌人那是叫一个从善如流。

半响过后,敌方的军队倒下了一半的人,当然这不是余栖桐一个人的功劳,也有些是和她一起来得队伍给击倒的。但是大部分还是余栖桐一个人收割的人头。

当余栖桐等人和敌方队伍酣战的时候,在战斗场的两边突然冲出两队大军来将他们给包围住。

余栖桐认得他们身上的盔甲,那是他们大溪国的军队。

余栖桐随手又收下一个人头,嘟囔道:“怎么现在才来,这都快打完了。”

余栖桐说的确实没有错,她看敌军已经隐隐有要撤退的意思了。

带着大军前来围剿敌军的大溪国元帅,来到现场的时候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当然,他身后的士兵也不例外。

这是怎么回事?本来这一队新征入伍的军队的战斗力他们是不看在眼里的,所以大溪国的元帅才会让他们来当诱饵好转移敌人的注意力。

然后等大雨国的军队陷入酣战的时候他们再从一旁杀出,把他们杀个片甲不留,不过现在好像没有他们什么事了。

所以他们征来的新兵究竟是真没怪物?对方可是三万大军呀!他们记得诱饵军队也只派出了三千人吧?

事实上,他们不清楚状况,神的只有余栖桐一个人而已。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支用来当诱饵的军队超乎他们想象的强大,时下最重要的是打赢这一场仗,所以即使再震惊,他们也赶忙冲了上去帮阵。

本来余栖桐他们就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再加上大溪国军队的援持,不过片刻的功夫便将大雨国的军队给俘虏了。

很快大溪国读物军队就撤回了他们的大本营。轻轻松松的打了一场胜仗,大溪国的元帅很高兴,于是便办了一场简陋的庆功宴。

余栖桐非常的满意,入伍以来一直吃不好,如今知道要改善伙食让她哈喇子都要流一地了。

与她同坐在一个篝火堆的人都是一个队伍的,他们看余栖桐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神一样。余栖桐在赛场上的战绩,让他们对她充满了崇拜之情。

他们本来都以为他们死定了的,但是没有想到余栖桐竟然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

他们中虽然也有人在战场上牺牲了,但那毕竟是少数,还有些受了伤,但是他们也觉得很幸运居然存活下来了。

于是,这一顿庆功宴上,所有好吃的都到了余栖桐的碗里面,那都是其他战士为她夹的。虽然余栖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吃得很高兴。

吃完之后,众人便回到自己的帐篷中,余栖桐是普通士兵,所以是和其他士兵住在一个巨大的士兵帐篷内。

他们刚刚回来便有几个人被叫了出去,就连那一个小个子男生都被叫了出去。

余栖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也没有好奇心想知道。

打了一天的仗,她累毙了,以前的她可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大的运动量。

元帅的帐篷内,刚刚被叫来的几个人陆续从里面进出。

关于今天的那一场仗他当然非常好奇是怎么样就打赢的,他带着几万大军前去上阵杀敌,结果成了收尾的。

从刚刚叫来的那几个人的问话中,他找出了原因,他们对于这一场神乎其技的胜仗,都认为是同一个人的功劳,他们丝毫没有把功劳往自己身上揽的意思。

而且,从他们的叙述中,可以看出他们对这一个战神的崇拜。

于是在问完最后一个小个子的男生之后,他便差小个子男生把她叫来。

余栖桐才睡了一会儿就被人叫醒了,做起来的时候还是睡眼朦胧的,完全不知道叫醒她的人在说什么,只是模模糊糊听见一声元帅找你,然后她就下床往元帅的帐篷摸去。

然后,元帅在帐篷里等了一个下午也没有见传说中的那一个带着一直新征队伍打赢三万精兵的战神出现。

他觉得甚是奇怪,但是又觉得不能错过这样一个人才,所以便亲自去了新兵的帐篷,去了之后一问,才发现余栖桐下午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元帅又找到那一个自己让他传话的小个子男生问话,结果小个子男生说他已经传达了元帅读物话,而且周围的人也帮他作证说当时余栖桐确实是要去元帅帐篷来着。

余栖桐当然去不到元帅的帐篷,因为半睡半醒的已经跑到了离军营很远的地方去了。然后她现在已经迷路了,别说元帅的帐篷了,就算是她自己的帐篷她也不一定能回去了。

余栖桐:“……”

所以她自己是开启了梦游这一项新技能了嘛?

一夜过去之后,余栖桐还是没有找到军营的位置,而且越走越远了。最后她遇见了白喻隐。

真的是白喻隐,以上身的姿态出现的。

“咦咦咦?你怎么来了?”余栖桐心想,果然是天庭的天牢修好了嘛?所以他才有空下来找她?

白喻隐轻笑:“看你的模样,好像没有特别期待我来的样子啊。””

白喻隐的语气里面带着些委屈的意思。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上神,请轻宠 正序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