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神枪(1)》第二回:假传圣旨(2018新修版)

上回提及:有位官员向刘世尘献计,旨在除掉姜成,又不留痕迹。

那官员建议道:“大人可假传一道圣旨,说是皇上知晓姜成上任一年以来,百姓安居乐业,贼寇抱头鼠窜,朝廷对他有所加赏,命其速速进京。接到圣旨后,他定不会怀疑这是假召,必会日夜兼程赶往京城。那时候,大人可派死地门的万行云在半路上设下埋伏,伺机结果了他性命。”

刘世尘脸色一变,喝道:“大胆,你可知假传圣旨是株连九族之死罪?”

那官员假装惶恐,跪下道:“是下官失言,是下官该死,请大人恕罪。”

刘世尘并没有继续大义凛然地责备,那官员看在眼里,明白在心里,趁机继续道:“倘若不用此计,只怕杀姜成一事实难成功。大人,其实您不必担心许多,您乃当朝侍中,门下省正出圣旨诏令之处,只要让万行云好好善后,不留痕迹,到时候人、物全无,又有谁知晓这其中隐情呢?”

这话倒是说到了刘世尘的心坎里,但事关重大,他仍然犹豫不决,在房中踱来踱去。

过了许久,刘世尘才问一句:“死地门之人可靠吗?那万行云有把握杀死姜成吗?”

那官员爬起身来,肯定道:“死地门绝对可靠,他还想借助大人的权势,在京城站稳脚跟呢。姜成虽然武艺高强,可那万行云也不是省油的灯。下官相信,他一定能担此重任。只要您肯点头,下官立刻派人去安排此事。”

刘世尘虽觉此举风险颇大,但细细想来一些事情都还在自己掌握之中。再加之,杀弟之仇,不共戴天,最终还是答应了。

半月之后,姜成便接到了来自京城的圣旨。他相当客气地招待着京城来使。来使说此次所带圣旨乃是皇上密旨,不可有旁人知晓。姜成只好请来使入书房内,后又叫退所有下人,自己毕恭毕敬地跪下,听其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听闻爱卿治理杭州府之政绩,百姓对卿之才能赞许有嘉。现京城有件突发大事,须得爱卿相助,此事甚为机密,不可细说,卿需速往京城,以解朕之烦忧,钦此!”

姜成口中喊着“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高举过头顶,接下圣旨,心中惆怅万分,在陪来使用膳后,才回到了卧房。

夫人白氏此刻她正替姜成缝补旧衣裳,床边有个三岁的小男孩在独自玩耍,那是姜成与白氏的独子——姜峰。姜成早年浪迹江湖,居无定所,妻子身体一向不好,一直都没能有所生养,还是到任杭州府前两年才生下小姜峰。

小姜峰见到姜成进屋,高兴冲上去抱住他的腿,叫道:“爹爹,爹爹,你陪峰儿玩,好不好?”

白氏手上的针线活也没停下,只是问道:“相公饮酒了?”

“京城特派御使宣旨,只得陪饮几杯。”

“相公,你什么时候也会这官场伎俩了?”

“该应付的还是得应付,毕竟如今身处官场,不比从前浪迹江湖了。”姜成边说边将小姜峰抱起,他轻轻抚摸着儿子的脑袋,安慰道:“峰儿乖,等爹此次从京城回来,就带峰儿和你娘亲去西湖边玩,好吗?”

小姜峰兴奋地叫道:“好咯好咯,爹爹最好咯!”

白氏诧异问道:“相公,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要去趟京城?”

姜成只说是皇上传旨召唤,不得不从。

白氏听后,心中不详之感涌上,问道:“相公,此番皇上急切宣你入京,不知所为何事?这大概要多久才能回府?”

姜成思摇了摇头,道:“具体情况未知,这时日自然是说不好。可能少则一月,多则一季。”

白氏不舍道:“相公,自从上次你斩了奸商刘世前后,我这心里总是莫名地慌张。”

姜成点了点头,知道夫人所言之意,他对小姜峰道:“峰儿,你去把雷叔叔唤来,我有话对他说。”

“好呀,爹爹。”别看他人还小,做事却机灵的很。

姜成见小姜峰出去,从床底上取出一本书来,交到白氏手中,道:“夫人,这本枪谱是我用多年心血完成的,现在暂时交由你保管。”

白氏推脱道:“此物甚重,相公不可轻易交由他人代为保管。”

“夫人难道还是外人吗?哈哈!”姜成直接将枪谱,放到了白氏的手里。

白氏小心地拿着,道:“既如此,还请相公放心,妾身定会好好保管。”

“我自是相信夫人。”姜成面带着微笑道。

不一会儿,总管雷进便在外敲门。

“啊,进来便是。”姜成吩咐道。

“老爷,您找我有事?”雷进问道。

白氏知道他们有事情要谈,把枪谱收好后,便走出屋子,说是去陪小姜峰。

雷进把门关好,姜成拍拍他的肩膀示意坐下。

二人坐定,姜成才郑重道:“雷总管,此番我要去京城一趟,府中的护卫就要交到你手里了。”

雷进恭敬道:“还请大人放心,此乃雷进分内之事,倘若当日没有大人的知遇之恩,我恐怕一辈子都要在烂醉乞讨中度过!”

姜成只是笑笑,脑海中回忆起与雷进初次相遇时的情形。

雷进也知道,姜成这么着急要进京,一定与刚才的圣旨有关,他皱起眉头,小心翼翼地道:“大人,您进京可千万要小心啊!”

姜成呷了口热茶,问道:“为何?”

雷进道:“大人刚正不阿,上次力斩了奸商刘世前,为百姓出了口恶气,叫人痛快。可其兄长一定怀恨在心,您去到京城只怕是会想方设法找您麻烦!”

姜成点头赞同道:“此言非虚,确有可能。我看我的那杆寒铁银枪也暂交于你保管为好。”

雷进连忙道:“大人,这个万万不可,您需用它防身。不如,让我陪您一同进京吧!”

姜成笑着道:“若我带着寒铁银枪前往,刘世尘制造时机,说我欲行刺皇上,那我岂不百口难辩?你随我一同进京,倘若府中出了大事该怎么办?”

雷进被这么一问,答不上话来。

姜成继续道:“你且听我之言,替我保管好寒铁银枪。若我回来时见它有任何损伤,可要唯你是问。”

雷进仍坚持道:“大人,您还是带上吧!”

姜成不耐烦道:“好了,就这么决定,别再多言。”

雷进见姜成都如此说了,也只好作罢,道:“祝大人一路顺风,府中之事不必牵挂。”

姜成讪笑道:“欸,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絮叨?”

雷进尴尬地露出微笑。

当夜,白氏就帮姜成收拾好了出发的行装。姜成面带感激之色,道:“多谢夫人,我已安排阿龙,阿祥,阿虎,阿彪四人陪我一同上京。”

“他们虽然粗枝大叶,但路上有个照应也是好的。家中之事不必牵挂,峰儿我会带好。”白氏柔声道。

“嗯,有你和雷总管在,为夫自然放心。”

翌日清晨,姜成提好行装出府,四名家丁已在大门外等候,马匹也已喂饱备好。

白氏带着小姜峰走出大门,姜成见到儿子,心中大喜,抱他起来,道:“峰儿,爹爹不在的时,你要听娘亲和雷叔叔的话,不可惹是生非,知道吗?”

小姜峰笑盈盈点点头,道:“我知道,爹爹!”

雷进将姜成的良驹牵来,道:“大人,一切都已准备妥当,京城路远,您还是尽快出发为好。”

姜成笑着将儿子交予白氏,道:“家中之事,便劳烦夫人了,信使还请款待周到。”

“相公放心,你一切还请多加小心。”白氏叮嘱道。

姜成自是答应,随后接过雷进手中的马缰绳,翻身上马,道:“你们都先回去吧。”说完,他策马而出,四位家丁随后跟上。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另一方面,京城刘世尘府中。

刘世尘正询问道:“事情办的如何?”

那官员道:“回禀大人,一切下官都已安排妥当,只等姜成落网。”

刘世尘满意道:“好,不可有半点疏漏,办事利索些。待事成之后,必有重赏。”

那官员阴笑道:“大人只需耐心等待好消息便可。”

姜成接到密旨,自然不敢怠慢,一路上与四名家丁日夜兼程,马不停蹄,几乎没怎么休息,只为能尽快赶到京城。

三日后的夜晚,策马走在林间小路,月明星稀,鸦鸣啼叫,甚为凄凉。

姜成见人困马乏,此间也瞧不见客栈,便道:“我们先停下来歇息一会儿,大家都累了。”

家丁们纷纷答应。

没过多久,前方的草丛里走出来十个人,他们各个凶神恶煞,头带着铁护额,上面还刻着一个很恐怖的“死”字。为首者身着护体铠甲,脚穿战靴,手持一柄金刚刀,锋利无比,寒意凛凛。

阿彪见他们气势汹汹,料是来者不善,便上前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为首者冷笑道:“此路是你开的吗?”

阿彪被他问的语塞,只得问道:“那为什么要挡住我们去路?”

为首者不屑道:“我同样可以说是你们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你!”

“万某平生最厌恶别人用手指着我,你知道吗?”为首者在说最后四个字时,他手中的金刚刀已然疾速挥出,瞬间一招“劈斩”砍向阿彪。谁也没想到他会突下杀手,阿彪躲闪不及,当即被斩成两段……

欲知姜成一行人性命如何?

且看下回分解。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幻影神枪 正序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