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金狐临终的话

金狐带着白有为,突然之间往下崖下一跳,白有为一时之间魂飞魄散。因为他很清楚,要是从万丈山崖掉下来,绝无生还的可能。

却不料金狐突然之间掉进了一个漆黑的山洞之中,这一点大出白有为的意料之外。

山崖下有山洞?还是山腰中有山洞,白有为百思不得其解,然而自从掉进这个山洞,禹便没有再追来。

那金狐片刻也不停留,一直向山洞之中跑去,它的速度是何等之快,只片刻光景,就穿过了黑洞。令白有为没想到的是,黑洞的尽头还是悬崖。

这是一座笔直的山峰,山峰的面上像被巨人用斧子劈开一样,而这个黑洞正好在用斧子劈开的中间。

这真是最诡异和奇特的地方,要不是这头金狐领路过来,白有为就算找上十年,也万万找不到这个地方。

这时,那头金狐放下了白有为,白有为这时才发现,那头金狐受伤了,前胸有潸潸的鲜血流了出来。

白有为很关心金狐的伤势,却不料金狐根本不关心自己的伤口,它对着对面的山峰呜呜叫个不停,那声音凄惨之极。

白有为未曾想到这头神兽竟会如此伤心,他突然记得禹在山崖前说的一句话:“明亚已经死了,你作为他的神兽,已经没有存世的必要。”白有为这时心里反复在想:“明亚是谁,他是不是神仆,如果他死了,又是怎么死的?”

这时,只听见那头金狐突然之间开口说话了,他说道:“欢迎你,我的勇士。”声音似一个年青男子的声音,富有磁性而又那么好听,简直让人百听不厌。

白有为吓了一大跳,仔细看了看周围,都没有发现有人。这时候,那金狐又开口说话了,它说道:“我就站在你面前,绝无恶意。”它说完这句话,白有为才确信是眼前的金狐开口无疑了。

白有为这时问道:“真的是你。”他抚mo着金狐的伤口,金狐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这时,只听得金狐又说道:“我这一生之中,只有一次开口说话的机会,今天,在我临死之前,我向你表达我的衷肠。”

白有为这一惊非同小可,他问道:“难道你不久于人世?”

金狐说道:“你一定很奇怪是不是,那好,我告诉你我的来历,我是X星的使者,也是九大神仆之一的力量之神明亚的座骑,现在我的主人已经消逝,我的力量也在渐渐减弱,禹说的对,我已经没有存世的必要了。”

那金狐又说道:“我看到你的身上有大地女神赤心珠的庇护,所以才尽了全部力量来救你,因为我绝不能让大地女神的赤心珠落在禹的手中,那将是整个人类的灾难。”

金狐说道:“为了救你,我受了禹的剑伤,我是支撑着一口气才跑来的,因为这里是我故主人隐居的地方。”

白有为心里想:“那明亚不知是怎么样的神仆?”

金狐又说道:“我已经没有力量再讲更多的话了,在你面前的那座石壁,就是断肠壁,那上面有我主人的生平武功。”

白有为这一惊非同小可,因为他记起了大地女神伊亚的话,让他去一个叫断肠崖的地方。

这时,白有为脑子转的飞快,他心里在想:“莫非断肠崖就是断肠壁,大地女神让我来的就是这个地方。”

他又转念一想:“我之所以来到这里,完全是因为金狐认识大地女神的赤心珠,说白了还是大地女神指引我到这儿来。”

这时金狐又说道:“三百年前,我主人将我和禹的座骑关在黑暗的地底,并做了结界,现在结界已经被禹打破了,禹又重新找到了他的座骑,人类的力量已经很微弱了。”

说完,金狐的眼睛竟微微合上,白有为这一惊非同小可,抚mo着它身上的金毛。这时金狐又张开了眼睛,眼神之中暗淡无力,它又说道:“王者的回归取决于你们自己的力量,你要学好断肠壁上的武功……。”

后面断断续续的,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白有为听得也不是很清楚。就这样,一头神兽无缘无故的死了,他死的时候,眼睛中竟然泪流满面,好象还有什么事要对白有为说。

现在,只剩下白有为一个人在这孤独寂寞的山洞之内。他扶在金狐的身子上,伤感了好长一段时间。

他突然想起了一句话:“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句话正好灵验了他生平的凡事种种。这个时候,他格外想念起五千年后的亲人来,那是一个和平的世界,没有像现在一样这么多纷争。

他首先想的到就是要埋葬这一头神兽,却不料这头神兽在突然之间幻化成片片星光,一下子就无影无踪了。

现在,这黑黑的山洞之内只剩下白有为一个人了,白有为自己感觉到孤独和寂寞,于是,他想办法要离开这个山洞。

他听金狐说过,对面的断肠壁上有神仆的武功,可是他走到山洞口,都没有发现壁上有文字。这个时候,他真的想飞到对面的悬壁之上看个究竟,但他知道自己现在还没有这个本事。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对面的壁上闪起了亮光,紧接着白有为胸中的赤心珠开始有了反应,也发出无限的光芒。

正在这时,突然之间有人长声说道:“既然有客来,也不下来坐坐,声音浑厚却经久不息。”白有为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此人武功极高,远在自己之上,他心中又想:“难道这个地方还住着神仆?”

没等他想完,却见一道刀锋从谷底直飞了上来。白有为见这道刀锋浑厚之极,也不敢硬接,闪身掠起,却没想到谷底又发出了二道刀锋。

这二道刀锋让白有为避无可避,因为白有为现在身子在空中,闪躲不是很方便,于是,他大喝一声,飞虹古剑一出,凌空削下三道光华。

其中二道光华和谷底来的刀锋一撞之下,发出“波”的一声,白有为只觉得对方的内力无声无息的向自己涌来,力量大的惊人。

白有为这时才知道,来人的武功远在他之上,至少内力比他强很多。在人类高手,很难有人能达到这样雄厚的内力,至少他没有遇到过。如果是神仆,他又是九大神仆中的哪一位?

白有为被他的内力一震之下,直向山谷掉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已经掉到了地上。白有为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山谷并不是很深。

这时,白有为看到一个白胡子的老头,脸上充满着沧桑之感。

令白有为没想到的是,这人就是通称仙界第一高手的伦空。白有为不认识伦空,他也搞不清楚来人是敌是友。

这时,只见伦空用一种惊异的眼神注视着白有为,他自言自语道:“难道大地女神选择的人竟是这个毫不起眼的小子。”

可是,伦空刚刚看到了赤心珠的光芒,那是大地女神的赤心珠,人有错,赤心珠是绝对不会有错的。

大地女神的力量惊人,当世之中,没有人能将大地女神的赤心珠夺过来,连作为神仆的禹也不能。赤心珠是神仆最宝贵的东西,当年伦空师父明亚的赤心珠就是随身带在身上的,后来明亚被禹捉住,禹夺走了明亚的赤心珠,让明亚从此失去了力量。

伦空看见了白有为,笑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白有为恭敬的说道:“正想请教前辈……。”

伦空回答道:“我就是伦空,想必你也听过我的名字。”

白有为啊的一声,因为伦空这个名字太有名了,而且白有为知道,伦空是仙界的第一高手,在那个时代久负盛名。

伦空见白有为惊奇的样子,笑道:“想必老朽这个名字还有点名声,你是不是很想问我怎么会在这里?”

白有为点了点头,伦空正色说道:“按照神的旨意,我特意在这儿等你。”

白有为说道:“大地女神曾经对我说过,要我到一个叫断肠崖的地方,她还把我的赤心珠给了我,让我从此以后不再需要饮人鲜血。”

伦空说道:“大地女神这一招可是治标不治本,你接受了魔族的血,迟早会成为行尸走肉,我真的不知道大地女神为什么选择了你。”

白有为也说道:“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我来自五千年后的社会。”

这回轮到伦空惊奇了,他说道:“我师父曾经说过,人类的命运掌握在一个来自未来的人手中,难道这个人就是你?”

白有为也说道:“大地女神曾经说过,要我成为这个世界的救世主,他说我学了断肠崖的武功就能做到了。”

伦空苦笑了一下说道:“说来简单,可是这武功我参研了几十年,仍然一无所获,我师父是当今的神仆,他也只能参透大半部分,我就不信你小子可以完全参悟透彻。”

白有为自己给自己心里打气,他说道:“很多事情都是事在人为,大地女神让我来这儿肯定有她的深意。”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神魔圣战 正序 倒序